咸阳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这里有妖气 第287章 份子钱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9:31:59 编辑:笔名

这里有妖气 第287章 份子钱

眼前小眼睛男的突然意外出现,

很显然,这位连线师已经盯上了方正,以及他身边的人。

所以才会找上老神棍,

又找上方正所在的算命馆,

伺机接近方正和方正身边的人。

方正沉思,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小眼睛男接近他和他身边人的用意是什么,但不用猜也知道,八九不离十就是寻仇的找上门来了。

只是连线师还未实施行动,高淑画就已先一步找上他合作。

方正乐呵呵坐在酒桌旁,屁股都未挪动一下,他打算看一场热闹…哦,不对,是准备静观其变。如果可能,乐得坐收渔翁之利。

他想看看,接下来高淑画是不是真要成婚,拜天地,闹洞房,然后生一堆纸扎人猴子?

不过以高淑画那女人的城府和心机,方正感觉这世上能抓住高淑画的人不能说还没出生,最起码是屈指可数的。眼前的高淑画,这么容易就被抓住,说不准就是高淑画另有计划,也许是先色诱,然后仙人跳?

唔,这个可能性非常高。

等等,为什么我会想到仙人跳这个词?

那我岂不是成婚骗同伙了?

要说方正最期待的结局,就是连线师、守墓人、高淑画开战,他静静薅羊毛。等三方人都打累了,他再以绝世无敌之姿,不费力气的轻松镇压三方。

……

而此时,随着小眼睛男献礼后,其他宾客也开始纷纷贺喜、献礼。

由高台附近的酒桌,一圈圈向外流转,很快,便轮到方正所在的最外围这一桌人。

当同桌的宾客都献礼完毕后,唯独方正坐着没动。

这时,其他宾客的目光,都看了过来,也引起了高台上的高淑画目光。

倒是连线师所在酒桌,因为在最靠里位置,一时未看到方正。

“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,本府主感觉面生得很,好像并不认识这位小兄弟,也没有宴请这位小兄弟吧?”山庄深处,传出府主隐含危险气息的寒声。

“府主,今天出门匆忙,忘了带来贺礼,不过我今天为府主准备了一份特殊的贺礼,打算呈现给府主。”方正两眼笑吟吟微眯,朝虚空说道,身上没有身份败露的慌张和紧张。

“哦,是什么样的特殊贺礼?本府主倒是有些好奇起来了。”府主被勾起兴致。

方正哈哈一笑,长身而起。

随后,只见他大步一迈,人已踏上浓烈血腥味还未完全消散,二府主所在高台。

看到方正登台,俊俏青年的二府主目光,这才从他嫂嫂高淑画身上转回来,背手看向面前方正。

咚!手中刀匣如长枪坠地,方正放下手中刀匣。

“听说你至今未输过,可敢与我一战?”方正与二府主面对面而立,身上气势开始快速攀升。

“输,就是死。”这位二府主终于第一次开口,嗓子阴沉。

“我知道,来吧,求打死我。”

方正话音甫一落下,两人直接爆发战斗。

双方都是脚下一踏,身后卷起如旋风气流,人已大步爆冲而出,拳拳相撞。

伏魔金刚印!

刹那,体内武者气血鼓荡,澎湃,阳刚血气被点燃,方正施展拳印,轰杀向面前二府主,轰隆!

一声大爆炸,高台上如同霹雳炸起,两颗拳头之上,爆发起刺目光华,那是二人体内的能量外泄所致。同时,只见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气浪,朝四周剧烈横扫开来。

但两人脚下的高台,却稳若坚固,原来高台上有一层类似结界光膜升起,抵挡下了战斗冲击波,并未波及到外界。

此时,拳拳相撞后,二人各退一步

似乎彼此相当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可若仔细观察的话,会发现到,二府主的手臂在轻微颤抖,似是刚才那一击的巨大力道,连他都有些吃不消。

并且指骨上有一层焦黑,像是被炽热火焰灼烧过的痕迹,还有阵阵青烟冒起。

二府主看看手臂,低语一声:“这样才有意思,如果你像其他那些废物一样,岂不是太无聊。”

咚,咚,咚,二府主脚下似力贯千斤,拳上罡风呼呼,已经再次扑杀向方正。

方正大笑回应:“府主看好了,看我今天为府主准备的这份特殊大礼。”

话落,方正目光锋利如刀子的看向面前俊俏青年,他没忘了这高台上的一个个亡魂。

“杀!”

方正双手施展伏魔金刚印,刹那出拳速度如高速机炮,嘶嘶,连空气都被高速摩擦的滚烫,赤红,发出嘶嘶异响,那是空气被一次次高速撕裂,空气一次次被打爆的异响。

砰!砰!砰!

顿时,高台上只剩下两道光影在快速交替,耳畔有一声声炸雷碰撞。

伏魔金刚印,本就是能磨练人的三盏神火,达到练拳如火炉,气血浩浩方刚,方正毫无保留下的出拳,再加上有至阳能量的九阳神罡,可想而知他拳上的阳气何其磅礴,就是一切鬼物阴祟的克星。

方正没有施展不死印法,也没有施展其它花招,这是男人之间的血肉碰撞,正面硬干硬。因为!他要一拳!一拳!活活打死了这个二府主啊!!

砰砰砰……

高台上碰撞如飓风过境,碰撞力量实在太大,掀起剧烈气流。

啊!

一声不甘怒吼,一道身影倒飞出去,重重砸在高台上,周围宾客顿时哗然,落败的人居然是二府主。

只见此时的二府主双臂正有高温火焰在熊熊燃烧,正在一寸寸往上烧,烧过拳头、烧过小臂…火焰所过之处,没有血液流出,只在原地剩下纸片燃烧后的灰烬。

“住手!”虚空中府主刚出声,可已经晚了。

噗!

一颗人头飞起,二府主的头被方正硬生生扭断,之后,二府主那颗睁着死不瞑目两眼的头,被方正隔空抛飞到新娘所立的高台位置。

“哈哈,杀得痛快!”

“今天是府主大婚,可喜可贺,我特送上二府主人头一颗,当作婚宴份子钱,不知府主惊不惊喜!意不意外!刺不刺激!”

此时,方正脚边的那具二府主尸体,居然如同泄了气一样,突然变得僵硬不动,居然由人变成了一只无头纸扎人。

噗!

手臂上的大火吞噬了整个纸扎人,然后有一缕魂气飘飞而起…普通魂气+1。

江西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信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抚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江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信阳治疗阴道炎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