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阳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工资改革条例被曝可能会遭弃记者称心凉半截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00:37:44 编辑:笔名

工资改革条例被曝可能会遭弃 称心凉半截

据报道,有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某知情人士处获悉,酝酿多年的工资条例并没有被放弃。“并没有被放弃”,听这口气就让人心里凉了半截。看来不是尽快推出的问题,而是仍然游荡在“放弃”与“不放弃”之间,这让翘首以盼的大众情何以堪。

对于工资条例“千呼万唤不出来”的原因,此前有媒体报道说,条例出台受到“垄断行业反对”而夭折。这个说法应该是真的绝大部分民众期望通过工资条例获得某种好处,只有垄断行业害怕因为工资条例失去原有的好处。

垄断行业高薪是靠垄断地位实现的,是在垄断地位实现垄断利润后,获取垄断高薪的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发布的2011年《中国薪酬发展报告》显示,部分行业工资上涨过快,2007年企业高管与农民工工资收入差距最大曾达4553倍。垄断行业的高薪,大大高出了社会工资水平,其合理性一直饱受质疑。可以说,垄断行业高薪是社会贫富的焦点,其不合理性带来的社会矛盾越来越凸显。

垄断行业为自己的高薪给出的理由是,我们为国家贡献了丰厚的税收和利润,多拿一点是应该的,“多贡献多得”。但他们闭口不谈自己是利用国有(全民)资源在经营,是利用特有的、排他的垄断权在经营。被排除在垄断经营之外的其他行业,有权从垄断行业获得某种补偿。我们不否定“多贡献多得”的一定合理性,更要强调“多劳多得”。

垄断行业人数不多,但因其对财政贡献大而能量很大,具有强势话语权。工资改革绝不能被垄断的话语强势“绑架”,而要有多种声音,尤其要给弱势群体话语权。遗憾的是,政策制定有时会选择性地忽视弱势群体的声音。譬如人社部某官员前几天谈到延迟退休问题时说,要多听听专家的意见。谁是专家?专家多数集中在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,他们中的很多人政治地位和经济收入属于中上层,许多人希望自己能晚一点退休,他们的观点和立场与希望早点退休的广大企业职工并不一致。为什么不听一听最普通的基层职工声音?连听取基层声音的打算都没有。

必须指出的是,垄断行业中还有垄断阶层的问题。垄断行业内部也不都是富得流油,电力行业中野外作业的工人、银行和电信行业中的前台客服人员、烟草行业中的操作工等,他们也是在用辛勤的汗水换得报酬。虽然他们的收入比其他行业平均水平要高一些,但并没有超出社会一般观感所能忍受的程度。真正引起社会不满、需要解决的,是垄断行业极小部分高管的高薪问题。他们把自己的工资和奖金水平定得很高,为了照顾情绪,相应地给普通员工和中下层管理人员涨一点收入,“领导吃肉,员工喝汤”。这部分高管才是改革的最大阻力。所以有友提出,“首先要控制大国企管理层,剥夺其自定工资权力,增加基层一线职工工资。”

国资委对垄断行业高管的收入有某种程度的控制,但是架不住他们强烈的“接轨”要求:跟国外接轨,跟同行业高收入的高管接轨。这种接轨压力强烈而不容置疑,于是高管收入轮番上涨。

所以,工资改革的核心问题,就是严格限制高管对其收入的制定权。这一条不解决,其他都是浮云。

这是在摸老虎屁股。丧失既有的利益,既得利益者会拼命。可行的政策选择是工资普涨,但是涨幅有别。基层低收入者多涨,高管小涨,这样或可被既得利益者勉强接受。最怕的是按照级别比例涨,董事长涨10万元,普通职工涨1000元。那样的话,除了引起通货膨胀,解决不了收入差距过大,不如不涨。

上海机械网
彩妆
中医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