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阳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原高岗秘书彵没乱找女亾接触女性湜國家工作

发布时间:2019-11-28 10:40:31 编辑:笔名

核心提示:但说一周就安排了8个舞会不是事实;他也不是想跳舞,就下令去找女人。高岗毕竟是党和国家的高级首脑人物,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近的,至少保卫制度也不允许。据我所知,在与高岗接近的女同志中,除了家庭保姆(这些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)外,没有超出国家工作人员的范围。

本文摘自《百年潮》2002年第3期 作者:赵家梁口述 张晓霁整理 原题为:对《毛泽东谈高岗事件》一文的几点意见

赵家梁先生是高岗生前的最后一任秘书,在高岗被管教期间,党中央决定他为管教组的组长。最近,我应赵先生之约,听他谈了对何祚康先生编译的《毛泽东谈高岗事件》(以下称何文)的意见,现整理发表,供读者和研究这段历史的人参考。张晓霁

首先,我认为,毛主席谈高岗事件,不必引用外国人的话,因为何先生所引用的资料是经过从中文翻译成俄文,又从俄文翻译成英文或中文,再加上作者的,这中间难免发生文字上或理解上的错误。其实,从1953年夏季到1955年,直至文化大革命期间,毛主席多次谈到高岗的问题。直接把毛主席和中央主要领导人有关高岗问题的讲话整理出来,恐怕更有意义,更有研究价值。

其次,统观何文,似乎意在告诉读者,高岗与苏联的关系确实不正常,试图用一些前苏联的资料来证明高岗里通外国的罪名成立。关于这个问题,可另作探讨。这里只就何文中明显与实际不符之处谈几点意见。

1,关于捷沃西安(何文译为捷沃相)访华的情况及高岗为什么要去东北。

何文引用了毛主席的话:高岗在捷沃西安访华时想出一切办法到东北去,虽然中央是要李富春去的。事实上,高岗不仅与捷沃西安会面了,而且尤金也在场。并说在途中,高岗与我们谈了两次话。

我要说明的是:

首先,在那个时期高岗曾不止一次作为中方代表去苏联,他与苏联人接触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奇怪的,完全没有必要故意寻找机会去接触苏联人。

1953年12月中旬,苏联派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冶金工业部部长捷沃西安来华,目的是参加鞍山无缝钢管厂等三大工程竣工投产典礼。这是当时苏联援华的标志性项目,双方都很重视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高岗作为国家副主席、计划委员会主席和主管工业工作的负责人,无论从职位上,或是从工作性质与工作范围上来看,陪捷沃西安去鞍山,都没有什么不合适的。记得在12月17日上午,高岗与计委的两位副主席李富春、贾拓夫在计委办公室商量由谁陪同苏联客人去鞍山的问题时,他们三人都想去,争议了好久。按理说,李富春去比较合适,高岗不一定非去不可。最后还是李富春、贾拓夫让了步。后来才知道,高岗坚持要去东北,的确另有原因,但那不是想和苏联人接触,而主要是因为,一是由于他在毛主席面前为饶漱石说话而受到毛主席的批评;二是在毛主席离开北京期间,由刘少奇主持中央工作已成定局。因此,他想借此机会去沈阳向东北局的同志打招呼,消除一些过去对少奇不利的影响。

第二,1953年12月25日一早,高岗按照原定计划陪同捷沃西安去鞍山。当天下午三点到达鞍山。同行的有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伍修权、翻译李越然、国家计委委员兼秘书长马洪和高岗的秘书赵家梁等。一路上我没有看到尤金。

在高岗的专用车厢里,除警卫、随员和高岗自己的卧室外,还设有一个较大的会客室兼作餐厅,因此他的一切活动都在这节专用车厢里。当天上午在车上,捷沃西安在伍修权和李越然的陪同下来到高岗的会客室。他们谈话时,马洪和我都在场,我没有看到尤金,也没听到高岗谈论有关中共中央的情况。关于这个问题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曾多次有人来找我调查,我当时就如实写了证词。

菜谱
民生评论
劳动纠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