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阳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棺山夜行 第14章-暗阁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31:39 编辑:笔名

棺山夜行 第14章:暗阁

血尸断了一条腿后,竟然越战越猛,下手也比刚才狠了许多,行动上却没有太大变化。

我先把天翔搀扶到墙边,那血尸就又爬了起来,再一次向我们走来。

我见大片刀在血尸脚下,根本没法拿到,只好掏出别在腰间的乌金匕首,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我半diǎn迟疑,抬手紧握匕首就刺了过去。可匕首太短了,根本没有刺到血尸就被它一下抓起,摔向了墙边。

天翔刚刚站稳还未等出手,就被血尸双手抓了起来,猛的砸向屏风那里。天翔被甩到了屏风后面,屏风被砸的支离破碎的。我心想:完,天翔这一下肯定活不了了。

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,只能与它血战到底。心中的怒火,烧毁了我的恐惧,我奔着大片刀跑去,捡起来就再一次冲向了血尸,我的目标就一diǎn,把它的另一条腿砍断。

我滚到他的脚下,拼命的挥舞着大片刀,就听耳边“当、当、当”刀与腿骨的撞击声,血尸聪明了许多,它竟然用另一只断的腿,将我踢了出去,片刀当即飞了出去。

还好那断腿力量不是太大,我赶紧爬了起来,准备在上,就听见后面有人喊:“这有路,快走。”我回头一看是天翔,不过这声音变的沙哑了许多。见天翔还活着,倚在洞口旁边,我连忙跑了过去,本想搀扶着他快走,但他实在是走不动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,背起天翔就开始往洞里跑。

边跑,边能听见后边血尸的脚步声。我这一路狂奔,起初大堂里的亮光还能照到这里,可越往里越黑,什么也看不见,我这一路跌跌撞撞的背着天翔栽倒了好几次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总之听不见血尸的声音了,又一次撞在了墙壁上,我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。

我摸索着我的身上,可怎么也没摸到探照灯,又去天翔身上摸了摸,终于在他腰间摸到了,打开探照灯一看,这里竟然是死胡同,我倚在前边厚厚的墙体上,天翔就倒在我旁边,昏死了过去。探照灯照向后边是我刚跑过来的地方,看着左右并没有岔路。心中暗暗説道:这下可真完了,那血尸要是追过来,连反抗的空间都没有。

我看着通道在想怎么会没有出路呢,这通道是干什么用的?不可能是个死胡同啊。我起身开始敲打着四周的墙壁,希望能够有其他出口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就在我刚刚倚靠着那面墙,里边传出的声音是空的,应该是还有通道或者是暗阁。

仔细的看着那面墙,竟然没有一diǎn缝隙,丝毫看不出这里能过去。“入口在哪里

棺山夜行  第14章-暗阁

?入口在哪里?”我大声的喊着。

看着倒在地上的天翔,希望他快diǎn醒来,快diǎn醒来帮我想办法。任凭我无情的去摇晃,他也没有醒来的意思。

坐下来开始不断的提醒自己:“冷静,要冷静,一定要冷静。”脑海里开始浮现曾经所有经历过和研究过的机关,所有的机关都有一个触发diǎn。“对机关都有触发diǎn,找触发diǎn。”我自言自语道。

起身连忙照看四周,这三面除了光秃秃的墙壁什么都没有,一丁diǎn的凹凸物都没有,我开始向来的方向走去,走出去十多米,看着两面的墙壁依然没有任何发现。抬头看看dǐng上,更不可能了,太高了。

就在我左右观望寻找触发diǎn的同时,隐约听见远处传来了“啪、啪”的脚步声。顿时间,我满头直冒冷汗,猛的向后跑去,跑到天翔身边不停的摇晃着,可无论我怎么摇晃,怎么叫喊他就是不醒,我甚至有上去把他踢醒的冲动。

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,我再也冷静不下来了,开始四处的拍打墙壁,这不只是一种宣泄,也会多少给我带来一些勇气。看着天翔躺的位置我抬腿就是一脚,但并有去踢天翔,而是拿他后边的那面墙发泄了一下。

就在这发泄的一脚踢完后,就听见“咣啷、咣啷”响的链条声,我忙蹲下,去看左右,只见通道前方的那面墙竖了过来。

见此情景我立刻拖着天翔往里边拽,也不管里边是什么情况,根本就没有时间抬头去看,刚把天翔拖拽进来,这门就随之关上了。

这时才照看四周,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一个储物室,能有两个车库那么大,四周都是笔直光滑的墙壁,dǐng部却没有外面那么高,伸手就能触摸到。墙边摆放着10多个坛罐子,都用布包裹着,里边应该是装有东西,另一个墙角边上放着一口大缸。

走到里面的墙壁跟前,看了一眼大缸,是空的。用手使劲的拍打了几下墙壁,听的出这边没有通道,又把左右两边的墙都拍打了几下,并没有在发现有空的地方,心想:这回真tmd是死胡同了。

我把天翔拉到稍微靠里边一diǎn,自己走到了石门后,掏出了乌金匕首,随时等待着血尸闯进来,天翔已经像死狗一样了,现在只能靠我自己了。

当真的没有退路的时候,人会显的格外坚强,现在的我勇气十足,但这种勇气不是与生俱来的,而是被这环境逼出来的。我不但不害怕那血尸了,甚至心里萌生了要把它弄死的决心。

外边的脚步声已经临近了,可以感受到血尸就要到跟前了,耳边已经响起了血尸凄惨的叫声。脚步声突然停止了,血尸应该就在外面,它并没有再移动。

还好血尸并没有去击打四周的墙壁,这样我的心也放松了许多。我开始缓缓的坐了下来,但也没敢大口喘气,只是静静的听着外边的声音。血尸凄惨的呻吟声,依然可以清晰听的见。

就这样大概过了10多分钟,血尸仍就在外边一动不动,我很奇怪,它为什么不走,难道它知道我们在里边,它在守株待兔吗?

又过了30多分钟,这家伙仍然没动,要是照这样耗下去,我们哪耗的过它啊。它可以不吃不喝,可我们不行了,过不了几天,我和天翔就得在这里变成干尸了。

“咳,咳”天翔在后边连咳了两声,回头一看天翔醒了,我过去扶着天翔坐着倚靠在墙壁旁。我示意天翔先不要説话,指了指石门那边,可这xiǎo子愣是没懂,问我这是哪?还没等我回答,外面的血尸就大叫了起来,它这一叫,吓的天翔一哆嗦。

我把刚才背他跑过来的经过讲了一遍,并且血尸就守在外边,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尴尬,跑还跑不了,打还打不过,都给他分析了一遍。

我问他那里不舒服,我帮你处理处理伤口,这家伙竟説哪里都不舒服。我揭开他的衣服看了一下,左侧肋骨处,有暗紫色的血块,肿起了好高。我轻声説道:“y的,你这么不抗打呢?”説完,我帮天翔简单的处理下,从他外套上撕下了几条布,接在了一起,帮他先把肋骨处,勒紧,固定住,也好减轻他diǎn疼痛。

外面血尸凄惨的呻吟声,在通道里产生了不少的回声,听上去更加纠结。不知道它是痛苦呢,还是原本这就是它的声音。

天翔可以勉强的自己行走了,我让他多休息休息,反正现在那血尸也进不来,它dǐng多就在外面叫叫。

我问天翔:“你看清外面那家伙是男是女了吗?”

“不知道,怎么你对这个很感兴趣吗?要是女的你还要出去和它聊聊吗?”天翔色迷迷的看着我説。

“就算它是女的,也是个太平公主,也不是我理想的c罩杯。”我搞怪的回答道。

“它要真是个c罩杯,你还要维维豆奶欢乐开怀不成?”天翔样子坏坏的问到。

我倚靠在墙边,笑了笑没有再去接话,看着天翔还能开如此的玩笑,应该真没什么大事了。我顿时感觉到相当的疲惫,全身都酸痛酸痛的,刚才和血尸打斗再加上背着天翔跑到了这里,我的体力已经用到了极限,肚子是又饿又渴啊。胃里开始咕噜咕噜的乱叫起来,天翔看着我説:“它在外面不走,我们俩早晚得饿死在这里面。”

我diǎn了diǎn头,不想再去耗费体力説话。顺势躺了下来,我太累了,侧身看向堆放着坛罐子的墙角。我指了指説道:“你説这里边装的能不能是吃的啊?”

“不知道,打开一个看看。”説完天翔便朝坛罐子走去。

我见他过去了,我也连忙起身跟了过去,内心里企盼着里边装的是吃的,哪怕是咸菜疙瘩也好。天翔慢手慢脚的拿起了一个坛罐子,我是真着急啊,看着他这个速度什么时候能吃着东西,我一把抢了过来,放到地上开始去解坛口的xiǎo细绳。解开后,把裹在上边的布揭了下去,靠,里边还有一层盖子。

我喃喃自语道:“真是脱裤子放屁,费二遍事。里边有盖子还裹什么布啊。”这盖子还用蜡封死了,用了好大的力才拔出来。

拔出盖子后,我俩往里一看,吓的我一身冷汗,天翔在一旁也很是吃惊,不谋而合的向后面退了几步。

柳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柳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